第4060章 世间还有阎寰宇_张若尘
笔趣阁 > 张若尘 > 第4060章 世间还有阎寰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060章 世间还有阎寰宇

  第4060章世间还有阎寰宇

  烂石神率领的石众大军,组成“十万玄山阵”,重重山岳,险峰林立,横断虚空,阻隔欲要追杀魂母的一众强者。

  商天施展大道天荒印,霞彩如烈焰般燃烧。

  印法落入阵中,一座座万丈石山倒塌,有的裂成碎片,有的化为齑粉。但,只拍碎数百座,打不穿十万玄山。

  无视和凡尘亦各施手段,但身陷阵中,短时间内,无法冲杀出去。

  这些玄山,是石众修士的身躯显化而成,表面覆盖始祖秩序和阵法铭纹,如有神甲护体。

  唯有荒天在“十万玄山阵”运转前,冲破重重阻隔,追着魂母,奔下情山。

  魂母伤得极重,曾被凡尘的万佛照乾坤打碎了半个身体,也曾被商天的天荒地老神通两次创伤,更被荒天的石斧斩断一臂,连生灭灯都被荒天夺了回去。

  堂堂半祖被围攻至此,可谓憋屈至极,心中积压着怒火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都到这个地步,还不敢使用自己原本的力量吗?”

  荒天一手提石斧,一手提生灭灯,身形在地面跳跃,一步一天地。

  以天尊级的修为追杀半祖,除了张若尘,他算是头一个。

  他双眼,似两座火海一般焚燃,战意无边。魂母丝毫不怀疑荒天的拼死决心,甚至可能自爆神源,将她留下。

  而且,哪怕她是半祖,也无法阻止。

  这是气势、精神、意志相互叠加!

  足可让比他更强的对手都心生畏惧。

  魂母虚弱至极,有些难以维持半祖境界的战力,很不想与这种状态下的荒天缠斗,更担心凡尘、商天、无视冲破十万玄山阵追来。

  终于。

  魂母与山下的紧那罗尸众大军汇合,飞身落到阵法中心。

  她转身看向追击而来的荒天,眼中寒光一闪,催动阵法,汇聚亿万紧那罗尸众大军的力量。

  “去!”

  手指一引。

  一条急涌的尸气长河,从阵中涌出。

  荒天以开天辟地之势,一斧直劈而去,欲要将尸气长河从中心劈开。

  “嘭!”

  只一瞬间,尸气长河就将荒天冲飞出去,身体与情山的山体碰撞。

  魂母心境彻底平稳下来,淡淡道:“真以为本座惧你?只是不想与你拼命而已,荒天,你以一个元会的寿元为代价破境,终究只是天尊级。”

  一边疗伤,魂母一边观察当前局势。

  迦楼罗骨众大军被圣思道士瘫痪,战力大损,与同样损失不小的阎罗众大军一起,在围攻慈航尊者。

  慈航尊者以沉渊神剑破禁法层的同时,用菩提银花树,撑起一座银辉璀璨的佛国,抵挡两支大军。

  佛国内的数十万修士,盘坐在地,皆将力量源源不断打入菩提银花树,以支撑佛国不破。

  但,不断有修士倒下!

  两支大军,修士无数,神王神尊都有多位,不是他们可以抵挡。

  天众、鬼众、阿修罗众、乾闼罗众四支大军,没有不灭无量坐镇,不敢进入情山,只能在寂静之夜的外围远程攻击,帮助烂石神和石众大军,阻挡凡尘、无视、商天。

  “只需拿下慈航,便锁定胜局,这些人,一个也别想逃出始祖秩序场。”

  魂母心念至此,体内半祖规则交织,神魂融于天地。双手结印,一道噬血咒施展出来,跨越一重重空间,落到慈航尊者身上。

  噬血咒加身,慈航尊者体内血液不断流逝,只能苦苦支撑。

  她对张若尘有十足信心,相信他能及时赶回。

  “不愧是迦叶佛祖的万世转世身,这都可以扛住!你有多少血可以流?”

  稳住伤势后,魂母脱离紧那罗大军,真身赶赴过去。

  无论如何,必须夺回沉渊神剑。

  “轰!”

  荒天从情山脚下的从地底飞起。

  “他已被重创,拦住他。”

  魂母的神音,传入紧那罗尸众大军战阵中。

  “吼!”

  “诛杀天尊!”

  ……

  尸众大军不畏死亡,个个杀意滔天,长啸连连。

  荒天将生灭灯投掷而出,灯体落地,在尸众大军前方砸出一个直径数百里的大坑。一生一死两种火焰,化为一前一后的潮汐大浪,与大军的战阵碰撞在一起。

  “我还没有败呢,哪里走?”

  荒天越过紧那罗尸众大军的战阵,从天而降,石斧在魂母身前劈出一道万里长的地裂,截断她的去路。

  荒天站在飞扬的尘土中,有气吞山河的威势,长发缭乱,体躯庞大,如永恒不朽的战神,大吼道:“来战!踩着我的尸首,你方可过去。”

  ……

  情山客栈,灯烛摇曳。

  孟凰娥将一碗散发浓烈香味的汤取出,放在桌案上,道:“你喝下这碗情汤,我就将宝珠地藏还给你。”

  “这是七姑娘的洗澡水吧?”张若尘道。

  “还不是你们将人家扔进去的?”孟凰娥嗔怪一句,继而,又笑道:“洗澡水你喝不喝呢?”

  张若尘哪能不知形势危急,荒天和慈航尊者那边很凶险,生死就在瞬息。

  但硬闯,是不可能闯得出去。

  再急,也得稳住心绪。

  张若尘很无奈的模样,叹息:“换做别的女子……贫道为了尊严,是绝对不会喝的。但,七姑娘不一样,你乃滚滚红尘中的一株青莲,无瑕无垢的一朵仙葩,你的洗澡水便是朝阳晨露,玉液琼浆。若用四个字形容,便是求之不得。”

  三映天眉头大皱,听不得如此倒胃口的言语,觉得耳朵受罪。

  但,毕竟是孟凰娥救他脱困,这个人情欠得大。所以他给孟凰娥面子,静静等着,没有动手。

  孟二十八和孟凰妳也很受不了,一直看着屋顶,仿佛神游天外。

  明明是位修为高深的道长,怎么满口花花?

  这一招,是劫尊者教的。

  当初张若尘、劫尊者、池瑶被元簌殷擒拿,就对元笙用过。

  虽然不光彩,上不得台面,但实用。

  美人计百试不爽,美男计越试越爽。

  孟凰娥笑得极为开心,道:“本座就喜欢你这张嘴,管它真的假的,听起来让人愉悦,便是真的。请!”

  她指向那碗情汤。

  张若尘随手将檀陀地藏扔在地上,肩扛千军战旗,一步步走过去,道:“七姑娘,你后退做什么?”

  “人家担心你突然出手偷袭。”

  孟凰娥退到孟凰妳和孟二十八身后,一只手搭在一人肩上,瞬间,将他们拉扯进神境世界。

  张若尘之前的猜测是对的,孟凰娥的确在乎孟凰妳和孟二十八的生死。

  但现在,她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一点信任都没有吗?”张若尘道。

  孟凰娥虽然表面一副被情汤影响了的模样,但她这样的修士,城府极深,谁知道她的真实内心?

  她对张若尘的防范,始终很深。

  不可能近身得了!

  既然如此……

  张若尘不再虚以委蛇,三步并做两步,踏破无数始祖秩序,以千军战旗为矛,在孟凰娥将孟凰妳和孟二十八拉扯进神境世界的瞬间,直刺而去。

  “嘭!嘭!”

  桌案和桌上的那碗情汤,爆碎成气态。

  孟凰娥早有准备,眉心浮现出一团亮光,亮光的深处,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冥土。

  冥土中,飞出七十二条冥河雷电,与千军战旗对轰在一起。

  无数雷电顺着旗杆,反向张若尘流涌而去。

  张若尘硬扛这些雷电,操控金线缚龙绳将地上的宝珠地藏卷起,背到背上,向之前二君天和昊天撞开的那处墙体缺口退去。

  “道长哪里走?”

  三映天早就蓄势待发,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的时候,天琴掌法已是先一步打出。

  张若尘亦是结出一道掌印,同样施展天琴掌法,与后方而来的三映天对碰一掌。

  在三映天看来,正抵挡七十二条冥河雷电的圣思道士,绝对不可能接住自己全力以赴的一掌。

  但,两掌对碰的一瞬间,三映天就察觉到不妙。

  圣思道士的掌力浑厚,蕴含规则和神气。

  不。

  不是神气,是尸气。

  还有尸毒和病咒!

  “你将病狮驼的修为全部都吞了?这怎么可能?不可能完全转化……噗!”

  三映天正惊讶之际,两只拳头重重打在他的背心,将他体内脏腑尽数震碎,口鼻喷血。

  是檀陀地藏。

  原来在上山的路上,张若尘就帮檀陀地藏化解了石经亡咒。

  刚才故意将檀陀地藏扔在地上,是有讲究的,早就预判了三映天的攻击路线。檀陀地藏倒地的位置,就是最佳的偷袭位置。

  “金刚罗汉!”

  檀陀地藏变招,身体如黄金铸炼,一拳将重创了的三映天轰飞出去。

  “别恋战,走!”

  张若尘震退孟凰娥后,背着宝珠地藏飞跃出去,逃出情山客栈。

  檀陀地藏紧跟而上。

  孟凰娥追出客栈,站在石磨顶端,衣袂飘飘,看向下方急速遁逃的张若尘和檀陀地藏,道:“好你一个圣思,口口声声说不救,救的时候,却是比谁都果断。”

  三映天从客栈内走出,道:“这个圣思道士,或许真的与生死老人有关。他登山的过程,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,但却将石经亡咒化解,这绝对是始祖秘术。而且,他将病狮驼的修为力量,全部都继承。这种手段闻所未闻!”

  “他的尸毒和病咒?”孟凰娥问道。

  三映天道:“有些影响,此战结束再慢慢炼化。”

  孟凰娥道:“先回军中,以战阵压制他们。否则,但凡有一个天尊级自爆神源,八部从众都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。”

  她比魂母看得更清,不能将张若尘这些人逼入绝境。

  因为,他们没有压制天尊级自爆神源的能力。

  逼到玉石俱焚,他们自己也得死。

  他们需要做的,不是杀死圣思道士、商天、荒天、无视、凡尘,而是牵制住他们,不让他们逃走。

  等乾闼婆和青鹿神王镇压了第四儒祖,自然可以轻松将这些人收拾。

  ……

  张若尘急速向山下赶去,双手分别托在宝珠地藏的背部和腿部。

  背部那只手掌,源源不断将她体内的尸毒和病咒吸收。

  尸毛脱落,白发转青。

  满是尸斑的肌肤亦在恢复。

  宝珠地藏就像一个重病在身的虚弱少女,在他怀中,低声念出二字:“谢谢!”

  “别谢了,你得迅速振作起来,战事很危急。”张若尘道。

  宝珠地藏闭着眼睛,手指紧拽张若尘的衣襟,摇头道:“再睡一会儿!”

  到达山下,宝珠地藏体内的尸毒和病咒,彻底被张若尘吸入手掌,完全恢复过来。

  她乌黑如瀑的长发,分散在脸颊两边,垂至纤腰,肌肤白得发光,笑道:“还说没有被情汤影响,道长倒是比那孟凰娥还口是心非?”

  张若尘甚是无语,道:“救你就是受情汤影响了?”

  “那么危险的处境……,反正我想不出第二个你会救我的原因!”宝珠地藏认定张若尘已是情根深种,眼中浮现涟涟笑意。

  张若尘道:“我也救檀陀了!”

  “我若死了,你是不是真的会殉情?”宝珠地藏眨巴眼睛。

  张若尘道:“师太,别谈情说爱了,你和檀陀赶紧去援救慈航尊者。她那边,才是我们今天能不能逃出生天的关键。”

  “行,道长你就嘴硬吧,待此战结束,我们再慢慢讨论这件事。另外,别信那些流言蜚语,我是正经的修佛之人!”

  宝珠地藏提着金线缚龙绳,与檀陀地藏一起,直向迦楼罗骨众大军和阎罗众大军而去。

  “这都什么事?”

  张若尘自语了一句,从始至终自己都没有撩拨过她。

  要说撩拨,最多撩拨过孟凰娥。

  对佛修,张若尘是一直避而远之。

  “燎原尸海!”

  张若尘施展出病狮驼施展过的神通,打出一片尸山血海的异景,挡在荒天的身前,与魂母对拼一击。

  “轰!”

  尸山血海破碎,火球碎焰四散飞射。

  他和荒天同时倒退出去,犁出两道千里长的沟壑。

  先前独自一人抵挡魂母,荒天石身已被打碎五次。

  哪怕他恢复能力天下无双,现在,石身上也是有着无数手指宽的裂痕,无法完美凝聚。

  生灭灯又易主,回到魂母手中。

  “还好吧?”

  张若尘一手提千军战旗,一手提人头幢,如临大敌看着对面的魂母。

  “死不了!老道,你,不错。”荒天道。

  突然这么夸一句,让张若尘甚是意外。

  荒天可不常夸人。

  魂母催动生灭灯,天地被两分。

  一边是黑色的死亡光华,一边是白色的生命光华。

  她立于生死的分界线上,道:“本座现在一手掌生,一手掌死。你们二人哪怕拼命,也毫无胜算。”

  张若尘仰头微笑,傲然道:“贫道是生死老人的第二世,他是生死同修。用生死二气杀我们?”

  “不知死活!你们看不到阵法世界中的战斗,本座却能看到。第四儒祖败亡在即,你们的时间不多了!”魂母道。

  似在印证魂母的话语,情山上方的天空,像是渗血了一般,逐渐变成红色。

  伴随狂风和雷电,一场血雨纷纷扬扬洒落。

  是第四儒祖的血液!

  吸收了这些血液,情山中的曼莎珠华更加娇艳。

  第四儒祖或许还没有败,但,肉身肯定已经破灭。

  张若尘和荒天一左一右,主动向魂母攻击而去,近身博战。

  生灭灯的光芒,撑起一片独立的生死小天地,三人身影交错,魂母以双手接石斧、千军战旗、人头幢,地面一丈丈破裂。

  孟凰娥和三映天进入大军战阵后,随时间推移,形势恶化。

  无视率先被三映天率领的天众大军打爆肉身,所有血气物质,皆被镇压到战阵下。战阵的阵盘,就像磨盘一般碾其精神意志。

  凡尘的修为实力快速下滑,遭孟凰娥擒拿和封印。

  唯有商天逃出六支大军的围堵。

  商天与张若尘、荒天会合后,六支大军已是包围上来。

  孟凰娥站在阿修罗众大军中,手持银白色的锡杖,笑道:“圣思道长,你们输了!还要继续战吗?”

  三映天看了一眼始祖秩序场的边缘地带,发现迦楼罗骨众大军和阎罗众大军尚没有拿下慈航尊者,道:“这边就交给你们了!”

  三映天身影闪烁了一下,消失在天众大军中。

  张若尘长长一叹:“苦苦挣扎,终究难敌。八部从众,生死两难,此言非虚!但,真要拼死,八部从众大军怕是都要葬送在这里。商天一百多万年的神源自爆,你们挡得住吗?”

  六支大军齐齐后退千里。

  荒天见他们那么忌惮自爆神源,扬声道:“商天有三枚神源,自爆一枚,不会危及性命。商天前辈,今日破局,全靠你了!”

  张若尘在商天耳边,低声道:“贫道和荒天殿主,会全力以赴帮你创造机会。自爆神源的时候,最好离冥使近一些,她的威胁最大。”

  六支大军又退了数千里。

  商天眉头紧拧,一直沉默不语,忽的,抬头看向天穹,道:“来不及了!”

  阵法世界的轮廓,出现在情山上空。

  乾闼婆从阵法世界中走出,俯看下方蝼蚁一般的众人,道:“第四儒祖已被重创,困死在阵中。你们若束手就擒,可活到祭祀之日。”

  第四儒祖虽重伤困死,但,亦将青鹿神王留下,两人的神魂、精神力与阵法的铭纹融合在一起,化为混沌状态。

  短时间内,无法重聚。

  寂静之夜笼罩的始祖秩序场外,又一团生死神光浮现出来。

  阎寰宇的声音,从灰海之上传来:“第四儒祖重创,世间还有阎寰宇。”

  “天荒是孟家说了算,老夫亦请战。”

  孟奈何的声音跟着响起,如潮水一般浩浩荡荡。

  烂石神心中大惊,感到难以置信。二君天分明已经将《生死簿》镇压到了天阖,阎寰宇和孟奈何是如何逃出《生死簿》,如何逃出天阖?

  二君天和昊天的战斗尚未结束,谁能入天阖救他们?

  不对!

  除了二君天和乾闼婆,整个灰海,根本没有人可以自由出入天阖。

  “还有别的强者来了灰海。”烂石神、乾闼婆、孟凰娥、三映天的心中,皆浮现出这道念头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