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9章 七姑娘变了_张若尘
笔趣阁 > 张若尘 > 第4059章 七姑娘变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059章 七姑娘变了

  第4059章七姑娘变了

  烂石神面容枯瘦,身体在石质和血肉状态之间不断变化,淡淡看了一眼地上已经完全化为石人的檀陀地藏,道:“先将他禁锢起来,待此战结束,再慢慢炼杀。”

  他身后,两道身影飞出去。

  两位石众大神,各持一根酒杯粗的神链,缠绕檀陀地藏的身躯、四肢,以及神魂。

  “嘭!”

  “嘭!”

  两块房屋大小的金属大世界的碎片,破空而至,将两尊石众大神打得四分五裂。

  两根神链,坠落在地上。

  烂石神向身后望去,瞳中霞光万丈,可是,没能找到是何人打出的金属大世界碎片。

  “哗啦!”

  锁链声响起。

  烂石神再看向檀陀地藏刚才倒地的位置,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。

  怒极反笑,他道:“好厉害的遁法,无声无息,又声东击西。道长莫走,我们战一场。”

  “哗!”

  烂石神化为一道光柱,消失在原地。

  张若尘手提檀陀地藏,脚踏悬崖峭壁,不断突破始祖秩序的阻碍,向情山山顶赶去。

  荒天正处在冲击境界的关键时刻,必须得有人护法。

  宝珠地藏不可能是病狮驼的对手,亦是需要他的援救。

  “这么快吗?天尊级的修为,就是不一样。”

  张若尘察觉到追至身后的烂石神,身体在疾速中停下,体内爆发出生死神华,一掌向后击去。

  烂石神心头暗惊。

  这一掌来得太突然!

  圣思道士是在疾速赶路的情况下,一瞬间停下,完全违背速度规则。

  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,掌印已到达烂石神身前,与护体的规则、秩序、神光碰撞在一起。

  烂石神对自己的修为极为自信,同境界,不可能有人能够一掌打破他的防御。

  “嘭!”

  张若尘这一掌以摧枯拉朽之势,击穿烂石神的所有护体手段,重重落在他胸口。

  胸口的血肉,立即化为石头。

  继而,身体化为石躯。

  “这是……天琴掌法!”

  烂石神硬扛张若尘一掌,低沉念出这一句。

  圣思道士的掌力很古怪,引得他的护体规则、秩序、神光如琴弦一般颤动,所以,才能一掌破之。

 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,此乃三映天传贫道的。烂石神,没有石众大军和乾闼婆战阵的加持,你不是贫道的对手,莫自寻死路,去吧!”

  打在烂石神胸口的手掌,蕴含的掌力,如弓弦被拉成满月,继而力量释放出去。

  烂石神如流星一般飞出去,胸口传来的力量源源不绝,根本定不住身体,向山下坠去。

  这天琴掌法,自然不是三映天传张若尘的。

  张若尘已经拥有一念通万法的能力,任何神通妙术,只要见过,就能化为己用,只要他愿意,便是始祖的力量都可化用。

  无极无为,无为则无不为。

  “嗷!”

  荒天的长啸声,传遍情山。

  黑白双色的生死神光,将他完全包裹。他在疯狂吸收天地之气,就连情山外的灰雾都被拉扯了过去。

  黑、白、灰,三种气流形成一个越来越巨大的漩涡。

  战至山顶的病狮驼和宝珠地藏,停了下来。

  “好一个荒天,连灰雾都能吸收,这可是冥祖的力量!他不怕诅咒吗?”

  病狮驼察觉到危险,只觉得,绝对不能让荒天破境天尊级。

  “燎原尸海!”

  体内尸气和规则涌出,衍化出无边无际的尸山血海。

  尸山熊熊燃烧,血海滚烫如岩浆。

  这招最强神通打出,击向悬浮在半空的漩涡,务求打断荒天冲击天尊级的进程。

  宝珠地藏逃至残破不堪的情山客栈中,便是嘭的一声,重重倒在地上,根本无力阻止病狮驼。

  她全身皆被尸毒和病咒侵蚀,体内流淌黑色的血,原本光洁如玉,对男人有致命诱惑力的肌肤,变成青色,长出尸斑。

  宝珠地藏调动佛气运转全身,欲要炼化尸毒。

  可是,病咒又爆发出来,让她虚弱不堪,七窍皆流淌血液。

  躲在客栈中的孟凰妳和孟二十八,见她如此,根本不敢靠近。连不灭无量都抵挡不住的尸毒和病咒,他们沾上,只会死得更快。

  “轰!”

  燎原尸海神通,刚与黑白灰漩涡碰撞在一起,便是爆裂而开,化为满天火雨。

  荒天从混乱的能量风暴中飞出。

  病狮驼瞳孔猛然收缩,感受到天尊级的神威压迫,立即调动神气注入千军战旗。旗面上,浮现出一道道祖纹……

  “病狮驼!”

  荒天喊出这一声的时候,一道五指山手印,已是落在病狮驼身上。

  千军战旗还没有挥出,病狮驼便是口吐尸血,向山下坠飞而去。

  “还是让他破境了!”

  病狮驼心中闪过这道念头,发现荒天没有追击而来,而是奔赴冥使的方向,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破境天尊级又如何?

  只要回到紧那罗尸众的阵列,率领大军登山,凭借战阵,依旧还有击败荒天的机会。

  同为地狱界十族的殿主,病狮驼心气极高,绝不认输。

  “嘭!”

  病狮驼才刚刚坠落到半山腰,就被一根横扫而来的碗口粗的棍子,再度打飞出去,身体与崖壁撞击在一起。

  张若尘飞到崖壁的石窟中,找到病狮驼。

  先是荒天的五指山手印,又是忘情伏魔棍的暗袭。

  病狮驼被打得有些发懵,刚刚站起身,劈出千军战旗,就被张若尘一棍子打在左脑撂倒。

  这种状态下的他,哪里是张若尘的对手?

  “噗!”

  张若尘取出人头幢,将把手刺入病狮驼胸膛。

  人头幢的那双灰眼中蕴含的枯死绝诅咒释放出来,不断侵蚀病狮驼的血肉和魂灵,身体像死去的老树,快速枯萎。

  枯死绝诅咒,侵蚀他自爆神源的精神意志。

  病狮驼被钉在地上,无法冲破张若尘的压制。

  无论他释放尸毒还是病咒,对张若尘都毫无作用。

  “本座的师尊乃是冥祖,你若杀我,冥祖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病狮驼双手死死抓住人头幢,双臂爆发出能够举起一片天地的恐怖力量,欲要将之拔出胸膛。

  张若尘只是单手按在人头幢那颗人头的头顶,便压得病狮驼只能嗷嗷怒吼。

  “哎,谁都自称冥祖的弟子!实际上,伱们不过只是冥祖的棋子,有些利用价值而已。”

  张若尘捡起千军战旗,发现它没有器灵。

  旗面上,尚有祖纹在流动。

  是冥祖的祖纹!

  病狮驼能够凭借此旗,速杀宝印地藏,由此可见,这绝对是一件了不得的弑神战兵。很可能,与人头幢一样,都是冥祖的手笔。

  张若尘猜测,传给檀陀地藏人头幢的,大概率就是冥祖。

  毕竟,人头幢的一双灰眼而已,居然可以诅咒孟凰娥那样的天尊级。怎么可能不是始祖的手笔?

  张若尘学着病狮驼先前的模样,将千军战旗插入他头颅。

  继而,一缕缕血气和魂雾,顺着旗杆流动出来,传到旗面。

  “咳咳!”

  才刚刚吸收了一缕旗面上逸散出来的力量,张若尘就剧烈咳嗽。

  太腐臭了!

  蕴含大量的尸气和病咒。

  病狮驼并未被杀死,冷笑声传出:“你以为人人都可以利用千军战旗吸收别的修士的力量?”

  “是的,不需要。”

  张若尘手掌按到病狮驼的心脏位置,无极圆圈释放出来。

  只数个呼吸的时间,病狮驼体内的所有力量就被吸收殆尽,就连骨头都化为灰尘。

  这或许是天地间,除了自爆神源外,死得最快的一位不灭无量巅峰。

  病狮驼的神气、规则、秩序、奥义、神魂在无极圆圈中运行了一圈,便汇聚到张若尘的左手掌心,凝聚成一团黑色道光。

  这团道光,堪比一位不灭无量巅峰强者。

  率领石众大军达到山腰的烂石神,脸色骤然一变,道:“这怎么可能,病狮驼的气息消失了!”

  “他可是不灭无量巅峰,谁能这么快杀死他?”一位石众神尊惊道。

  片刻后,石众大军就在寂静之夜的黑暗中,看到了圣思道士的身影。

  这圣思道士极为高调,肩扛千军战旗,高举宝印地藏的神源照明,生怕八部从众大军看不见他一般。

  宝印地藏的神源,是被病狮驼挖出收走。

  病狮驼死了,神源自然落入张若尘之手。

  至于病狮驼,连神源都没有留下,被无极圆圈收得干干净净。

  不灭神源在燃烧,散发刺目的金色佛光。

  “太可恶了!他这是在炫耀吗?”

  “这是在挑衅八部从众大军,若不是寂静之夜对我们影响太大,任何一众,都可将他镇压。”

  ……

  没有不灭无量坐镇的军队,根本不敢轻易进入情山,只能在山外发动攻击。

  寂静之夜,改变时间流速,压制张若尘等人,但也同样压制了八部从众大军。

  有得,必有失。

  烂石神目光紧盯千军战旗,暗暗猜测,圣思道士是凭借这面战旗才能在短时间内杀死病狮驼,根本没有往圣思道士自身手段上想。

  毕竟他先前亲眼看到病狮驼杀死宝印地藏。

  “这面战旗蕴含冥祖的祖纹,应该是冥祖大人赐给病狮驼,如此弑神至宝,怎能易主?”

  烂石神很是心动,但,此刻却必须克制,不能被贪欲影响了理智。带领石众大军一起行动,固然战力大增,但,速度受限。

  去追击山顶的圣思道士,便是中计了,会浪费许多时间。

  支援冥使,才是重中之重。

  ……

  “居然没有追来!”

  张若尘一手提石化了的檀陀地藏,一手扛着千军战旗,站在客栈外的石磨边,看向下方,失望的摇头。

  现在的八部从众,最大的威胁,只剩烂石神率领的石众大军。

  若能将石众大军引来山顶,魂母便是在劫难逃。夺取她身上的婆娑世界、极乐世界、生灭灯,才是重中之重。

  生灭灯的光华,在半山腰若隐若现,战斗甚是激烈。

  那是一群天尊级和半祖在斗法,足以将一片星域掀翻。

  在情山,却只能从一个山头,打到另一个山头。

  张若尘进入情山客栈,欲要查看宝珠地藏的情况,但,刚走进去,就感知到危险,立即停住,向后退去。

  身后,响起三映天沉冷的声音:“道长,来都来了,还想走?”

  三映天是从一团始祖秩序雾气中走出,站在客栈大门的位置,堵住张若尘的退路。

  张若尘并不转身,看向客栈内的孟凰妳和孟二十八。

  先前,地荒三大地藏去抵挡八部从众大军后,就是他们二人负责看守三映天。

  孟凰妳和孟二十八都坐在大堂左侧的第一张桌案边上,身体很僵直,状态极为不对,像是无法动弹。

  孟二十八冲张若尘转了转眼珠,示意什么。

  张若尘向二楼看去。

  鬼一居的房门,被打开了!

  “呵呵!道长好厉害的手段,将一位首众都镇杀。”

  孟凰娥从距离孟凰妳和孟二十八不远的一根柱子后方走出,浅青云裳,外罩红袍,朱钗束发,宛若一位即将出阁的大家闺秀,贵气而不俗气。

  张若尘笑道:“七姑娘的修为,才是更加厉害,这么快就破开封印,逃出六欲神炉。我就说三映天怎么能自己挣脱冥罗天网,原来是你帮他解开的。”

  看似轻松自然,实则张若尘已是身体紧绷,警惕到极点。

  只要三映天和孟凰娥有一丝一毫的力量波动传出,他必是要先下手为强。

  孟凰娥笑容始终挂在俏脸,与之前的她相比多了三分娇憨和柔美,甚至,还有一些青涩的感觉。

  样貌可以年轻,神态也可以伪装。

  但,那青涩娇憨又不乏真诚的眼神,像是拉丝了一般,蕴含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,根本伪装不出来。

  “嘭!”

  孟凰娥将中了尸毒和病咒的宝珠地藏,扔到地上,把玩着锡杖,噘着嘴唇道:“现在你还觉得她美吗?好浓烈的尸臭,整个人都快烂掉。”

  宝珠地藏的情况的确非常不妙,全身都在颤抖,曾经的仙肌玉肤被尸毛替代,头发变白,宛若一只包裹在袈裟中的怪物。

  张若尘吸收了病狮驼的力量后,就发现端倪。

  其修炼的尸毒,应该是源自某尊始祖的尸身,极其可怕。

  张若尘道:“贫道一直觉得七姑娘比她更美。”

  “尽说瞎话!我哪能与她比,谁不知道宝珠地藏是一个连神灵都不敢直视的美人儿?小二十八,你敢看宝珠地藏的容颜吗?”孟凰娥道。

  孟二十八总觉得七姑娘有些不正常。

  虽然以前她也是笑着笑着就把人给杀了,但今天的笑容……

  好像并没有蕴含杀意。

  特别是圣思道长夸她的时候,就连孟二十八都看出她口是心非了!

  “若没有别的事,贫道就告辞了!”

  张若尘准备强行离开。

  只要不是同时对上孟凰娥和三映天,他就有把握逃出情山客栈。

  想来,孟凰娥是在乎孟凰妳和孟二十八的生死,一旦他和三映天交手,孟凰娥第一时间肯定是庇护那二人。

  这便是张若尘的机会!

  “你就不想救她吗?”孟凰娥喊了一嗓子。

  张若尘道:“面对两位天尊级,贫道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哪还有余力救人?再说非亲非故,何必要玩命救她?不值得。”

  地上的宝珠地藏,泛绿的眼中,浮现出一道黯然,却也没有言语什么。

  换她处在圣思道士的境地,也肯定是如此。

  孟凰娥为宝珠地藏鸣不平,道:“你怎可如此无情无义?试都不试一下,就知道自己救不了?”

  “还是直接动手吧,到底打还是不打?”

  张若尘觉得孟凰娥很反常,很担心她被六欲神炉中的情汤影响了!

  若真像乾闼婆说的那样,喝下情汤,就会情根深种,爱得死心塌地,甚至,一人死后,另一人会殉情的地步。

  那绝对是一场灾难!

  张若尘可以毫不手软的杀了孟凰娥,但却难以对一个爱自己的女子下杀手。

  别如此离谱。

  换劫老头摊上这样的事,也要立即跑路,在地下躲十万年。

  堂堂天尊级,在历史上别的一些时代可以无敌宇宙,绝对不可能被情汤左右七情六欲。

  三映天摩拳擦掌,要报圣思道士的棍棒之仇,道:“我也觉得,直接战吧!”

  孟凰娥道:“战什么战?你有把握将他留下?优势在我们,拖延一些时间,待八部从众大军合围,或者第四儒祖败北,自然可以再慢慢收拾他。”

  “拖延时间这种话,你就直接说出来了?”张若尘很不可思议。

  “说出来又如何?你真的会不救她?”

  孟凰娥显然不信张若尘会抛弃宝珠地藏独自逃走,道:“我就一个条件,只要你做到了,我就将她还给你。”

  张若尘脸色骤然一变。

  半山腰的战局,出现重大变化。

  魂母虽被重创,但,成功坚持到烂石神和石众大军赶到。

  她退至后方,向山下而去。

  若让魂母进入山下的几支大军中,凭她半祖的修为,操控战阵爆发出来的威能将不可想象。

  更大的危机,则是慈航尊者那边。

  魂母岂会放任慈航尊者破开始祖秩序场的禁法层?

  张若尘能察觉到这一点,三映天和孟凰娥自然也能感知到。

  二人的气机,彻底锁定张若尘,只要张若尘冲门,他们会第一时间施展神通阻挡。

  “你来不及阻止这一切了,冥使会率领八部从众大军将你们全部镇压,第一个死的,就是那位清纯圣洁的慈航尊者。”孟凰娥瞪大一双眼眸,很是认真的说道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