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2章 得寸进尺_陈浩章梅
笔趣阁 > 陈浩章梅 > 第3022章 得寸进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22章 得寸进尺

  郭兴安默默想着,思绪飘忽,作为一把手,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利用手里的权力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,让别人忠诚于他,为他卖命,而对于不老实不顺从的人,他想的则是变着法去打压。

  郭兴安想要掌控别人,却忘了人心是最难掌控的东西,今天别人会为了官位和利益顺从于他,明天别人照样会为了同样的东西背叛他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因为利益而聚拢在一起的人,最终也会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。

  不过郭兴安现在也没心思想那么多,如今最让他烦心的是省纪律部门,省纪律部门那边给他发的问询函他已经写了書面说明材料交上去,对于相关问题的答复,郭兴安自然是敷衍应付,但他又请了苏华新帮他出面,有赵青正跟苏华新先后帮他跟省纪律部门打招呼,想必省纪律部门新上任的那个林剑也得给两人面子吧?

  郭兴安现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,但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发虚,因为他打听了下林剑的性格,知道林剑可能是个死板又很难通融的人,这种人最难打交道。

  另一头,刚从郭兴安办公室出来的洪本江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,瞅了瞅手机里的一条未读短信,将信息点开看完后,沉思片刻,随即回拨了过去。

  电话接通,洪本江笑呵呵道,“林市長,哪能让您破费请我吃饭,应该我请您才对。”

  原来短信是市長林松原给洪本江发的,请洪本江晚上出来吃饭,洪本江此刻十分热情地给了林松原回应。

  两人约了晚上的吃饭地儿,便没再多聊,各自挂了电话。

  洪本江拿着手机沉思着,脑袋里闪过刚刚和郭兴安交谈的一幕幕画面,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神色,郭兴安以为他就那么好忽悠吗?

 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洪本江也在为自己做着两手准备,省纪律部门给郭兴安发了问询函,省里的一把手也在这个时候换了人,种种信息都表明此事透着不寻常,洪本江不得不深思。

  窗外,天色逐渐黑了下来,早秋时节的天气让人难以捉摸,白天还艳阳高照,万里无云,到了这会已是乌云密布,风开始刮了起来,再加上这两天降温,让人体会到了什么叫秋风萧瑟。

  县城的关海大酒店里,田旭翘着二郎腿坐着,一旁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,对方这会刚把一叠照片交给田旭,随即邀功似的站在边上。

  照片是年轻人从昨晚到今天白天在县医院里拍的,田旭安排他在医院蹲了一天一夜,让他将前去跟王笑接触的人都拍照下来,搞得他下午差点在医院睡着了。

  这会把照片交给田旭,年轻人见田旭开始看,殷勤道,“田少,我都是都按你的吩咐做的,熬了个通宵,今天白天又是瞪大眼睛盯了一天,把该拍的都拍下来了,就算是一只苍蝇从病房前飞过,我都没放过。”

  田旭从鼻孔里哼了一声,算是对对方的回应,一边翻着手头的照片,颇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,直至看到乔梁时,田旭的动作才顿住,脸色一下有了变化,靠,乔梁怎么会出现在王笑病房外,他跟这姓王的有关系?关于王笑的情况,田旭现在已经摸清了,对方是个私家侦探,不过田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他并不知道王笑原本就和乔梁认识,这会看到乔梁出现在医院里看望王笑,田旭忍不住疑神疑鬼,难道王笑是乔梁请的私家侦探,目的是跟踪调查他?

  田旭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,这要是乔梁暗地里请的私家侦探来跟踪调查他,那可就大大不妙了,也不知道那个王笑跟踪他多久了,对方是否又暗地里查到了什么。

  “妈蛋,要不是昨晚警局的人来得太快,就把那姓王的家伙捉回来严刑拷问一番。”田旭目光阴鸷,多少有些后悔昨晚把王笑放了,不过现在想这种马后炮的事情也没啥意义,昨晚王笑在车里就已经报了警,警局的人来得很快,他想把王笑带走也不太现实,更何况他昨晚也是有意把王笑放走钓鱼的,想挖出背后指使的人。

  沉思片刻,田旭对身边的年轻人道,“你先回去,回头有事我再找你。”

  田旭说着,从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掏出一万块扔给对方,“今天你辛苦了,这一万块拿去花,晚上好好去放松一下。”

  年轻人眉开眼笑,“谢谢田少,以后有啥事您尽管找我,我比其他兄弟做事靠谱多了。”

  田旭笑了笑,挥手让对方赶紧滚蛋,他喜欢这种钞能力带来的感觉,穷惯了的人往往更喜欢现金触摸在手上的感觉,所以哪怕现在无线支付这么方便,田旭还是喜欢随身在包里揣几万现金,有时候去夜总会,拿着钱往空中扔,然后看着别人尖叫着争相趴到地上去捡钱,田旭就莫名充满了快感。

  包厢里只剩下田旭一人时,他拿出手机拨打了赵青正的电话。

  电话接通,田旭开口就大咧咧道,“老头子,不是说要把乔梁调走吗?”

  另一头,赵青正听着田旭对自己的称呼早就习以为常,轻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组织部是自己家开的,你想调动谁就调动谁?”

  田旭撇了撇嘴,“你好歹是省里的副書记,三把手,你要调走一个乔梁还办不到?”

  赵青正恼道,“你懂个屁,这个事我不能直接出面,郑国鸿才刚调走,我如果亲自出面去动乔梁,郑国鸿知道了会怎么想?”

  田旭道,“郑国鸿都调走了,你怕他个球啊?”

  赵青正嘴角抽搐起来,这臭小子根本不懂体制里的事,到了他这个层次,不得不考虑更深远的影响,郑国鸿现在调到海东省,将来有希望更进一步,而他如果想继续进步的话,得罪郑国鸿这种潜力股是不明智的。

  脑海中闪过郭兴安的面孔,赵青正目光变幻起来,道,“这事只能郭兴安去做最合适,正好他也有意想将乔梁调离达关,让郭兴安出面去鼓捣这事。”

  田旭道,“那你倒是让郭兴安抓紧把乔梁弄走,不然我浑身不得劲。”

  赵青正道,“你做你的生意,跟乔梁能有什么关系?你别主动去招惹他就行了。”田旭道,“我不去招惹他,关键是他来招惹我啊,昨天你给我安排的那个司机小周,一下就发挥作用了,回来达关的时候,小周发现我被人跟踪了,这不,我把人逮住打了一顿,然后又故意把人放回去钓鱼,想看看是谁在背后找人跟踪我,结果你猜我今天发现啥了,乔梁似乎跟这事有关系……”

  田旭将事情跟赵青正说了一下,赵青正听完后神色一惊,“你是说乔梁安排人跟踪你?”

  田旭道,“我这不是怀疑嘛,但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。”

  赵青正没说话,儿子说的虽然只是猜测,但并非无的放矢。

  思虑半响,赵青正道,“回头我让郭兴安再跟组织部门提提建议,这样我才好出声。”

  田旭满意地笑笑,只要老头子愿意出面就行。

  这时,田旭听到包厢外传来县長常成良的声音,道,“老头子,那就先这样了,我晚上约了常成良吃饭,他已经到了,有空再聊。”

  田旭挂掉电话,常成良也恰好推门进来,田旭笑眯眯地起身相迎,“常县長来了,快坐快坐。”

  常成良一副恭谨的姿态,“田少您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  田旭走上前,伸手搭着常成良的肩膀,“常县長,段总虽然死了,但咱们以后也要多走动,不要因为段总死了,咱们就变生分了嘛。”

  常成良心头一紧,忙道,“田少误会了,主要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我有点手忙脚乱,忘了多跟田少您联系联系。”

  田旭笑着拍了拍常成良的肩膀,“常县長,放松放松,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紧张呢。”

  常成良笑道,“田少,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,搞得我有点心力交瘁。”

  田旭点点头,“理解,你当这个县長也不容易。”

  田旭说着话锋一转,“常县長,咱们都是自己人,虽然我们之间是通过段总引荐认识的,但咱们也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情谊,今后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帮你当上达关县的書记。”

  常成良听到田旭这话,嘴角微微一抽,上一个说要帮他当上县書记的人死了,眼下田旭也这么说,日后田旭会不会也……

  常成良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,就暗骂自己乌鸦嘴,想啥不好偏偏想这种不吉利的,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是在常成良脑海里一闪而过,下一刻,常成良心里更多的是压抑,上一个跟他说这话的人是段珏,他和段珏认识四五年了,要说有什么深厚的友谊,其实也谈不上,更多还是一种利益上的绑定,但段珏突然就这么死了,常成良在震惊之余,更多的是恐惧,尤其是此刻站在田旭身旁,被田旭的目光盯着,常成良不知为何有一种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