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1章 意外_陈浩章梅
笔趣阁 > 陈浩章梅 > 第3021章 意外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21章 意外

  金清辉道,“陶書记,我主要是看您如何指示,作为组织部長,我任务就是配合协助陶書记您做好组织人事工作。”

  陶任华目光在金清辉脸上停留了一会,似乎想将金清辉看穿。

  金清辉同陶任华对视着,显得问心无愧。

  陶任华淡淡地笑笑,很快收回目光,道,“既然这批干部调整已经拖了一些时日,那就批了嘛,我这个新書记虽然刚上任,但也不能耽误了正常的工作进展。”

  金清辉听到陶任华这么说,点头道,“好。”

  金清辉说完站了起来,“陶書记,那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,您刚上任,工作虽然比较忙,可也得注意休息。”

  陶任华笑着点点头,“谢谢清辉同志关心。”

  陶任华将金清辉送到门外,看着金清辉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过道里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他虽然初来乍到,但不代表他就一点功课都没做,至少省班子里的十多个班子领导的情况,陶任华是有过初步了解的,苏华新是江东师大出来的,刚刚那份干部名单里,有三分之一是江东师大背景的干部,这里边的意味已经不言自明。

  但刚刚陶任华并没有要故意卡住这批干部任用的意思,新官上任,陶任华不想跟苏华新产生什么误会,他更愿意将此事作为对苏华新释放善意的一个信号。

  “倒是这个金清辉有点意思。”陶任华默默想着,转身走回办公室。

  秘書袁伟云紧随其后走了进来,关切地问道,“领导,金部長怎么这么快过来找您了?”

  陶任华笑道,“是为了一批干部任用的事。”

  袁伟云眨了眨眼,“领导,您刚上任,啥都还两眼一抹黑呢,金部長这时候来请示您人事问题,感觉不大妥当。”

  袁伟云跟了陶任华挺久了,又是陶任华从南都省带过来的,所以有些话他也就能比较直接地说出来。

  陶任华微微一笑,“伟云,咱们刚来,接下来一段时间是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候,你要始终记住,这年头最难揣摩的就是人心,最考验人的就是人性。”

  袁伟云轻点着头,作为跟陶任华从南都省过来上任的秘書,他跟陶任华是深度绑定在一起的,两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而陶任华接下来一段时间如果不能站稳脚跟,那对陶任华今后的工作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  “你去忙你的吧,我要独自安静一会。”陶任华说道。

  袁伟云点头走了出去,而在另一边,金清辉从陶任华这边离开后,没过一会,相关的情况就已经被苏华新所知,得知陶任华并没有刻意阻挠这批干部人事的任用,苏华新心里一点也不意外,陶任华刚来,肯定是不愿意多事的,不过这是否是陶任华表达善意的一个举动呢?苏华新也在揣摩着陶任华的心思。

  不知道想了多久,苏华新突然叹了口气,这次没能顺势更进一步,他心里是很失落的,毕竟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可惜还是功亏一篑,他终归还是输在了资历不足上,直至现在,苏华新也不认为自己去跑关系有什么问题,哪个干部在提拔的关键时刻不这样?

  “金清辉这家伙看来是没希望拉拢了。”苏华新很快又想到了金清辉,在新書记的人选出来之前,他就暗示和拉拢过金清辉,包括赵青正也对金清辉有所示好,但金清辉就是油盐不进,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,这着实是让苏华新很不爽。

  “既然成不了自己人,那就只能是敌人了。”苏华新目光阴沉,在他字典里就只有三种人,自己人,敌人,无关紧要的人。

  金清辉作为掌管组织人事权的组织部長,显然不是无关紧要的人,而对方不接受他的示好和拉拢,那就只能成为他的敌人。

 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,临近傍晚,乔梁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,电话响了起来,看了下来电显示,见是郭兴安打来的,乔梁目光一凛,接起电话道,“郭書记。”

  郭兴安笑问道,“小乔,在忙呢?”

  乔梁道,“不忙,郭書记您有什么指示请说。”

  郭兴安道,“那我就直接说正事了,小乔,你们县纪律部门办的那个洪华晟的案子查得如何了?”

  乔梁一听是这事,肃然道,“郭書记,这个案子还在查,具体情况还得询问纪律部门的同志才知道,平时我也没怎么过问。”

  郭兴安笑呵呵道,“小乔,洪华昇是洪本江秘書長的弟弟,你们查他的弟弟,洪本江同志可是十分讲大局,不仅没有怨言,还主动表态支持你们办案,眼下这个案子也查了一些时日了,有什么问题想必也都查清楚了,该办结就早点办结,也避免给洪本江同志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,否则你们一直拖着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洪本江同志给你们施加压力,阻挠干扰你们办案,以至于迟迟没有办法结案呢。”

  乔梁嘴角一抽,郭兴安这么一说,倒好像是他们的不是了?

  乔梁正待说啥,郭兴安又道,“小乔,洪本江同志理解和支持你们办案,你们同样也要替人家考虑一下,你和他都是一个班子的同事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大家互相多多谅解。”

  乔梁眉头皱了起来,郭兴安替洪本江说话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,而这也是对方第一次为洪华昇的案子打电话,虽然郭兴安本人没对这个案子直接表态,但对方亲自打了这个电话,何尝不是一种态度?

  至于郭兴安说洪本江讲大局,理解和支持他们办案,乔梁纯粹当笑话听,洪本江是典型的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,对方早就通过各种方式在干预县纪律部门的正常办案,从郭兴安嘴里说出来倒是冠冕堂皇。

  郭兴安听乔梁没说话,不由提高了嗓门,“小乔,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”

  乔梁点头道,“郭書记,我明白了。”

  郭兴安这才满意地点头,“明白就好,没什么事就先这样。”

  郭兴安说完就挂了电话,而在他面前坐着的,赫然正是市秘書長洪本江,郭兴安这个电话是当着洪本江的面打的。

  打完电话后,郭兴安看着洪本江笑道,“本江同志,这下放心了吧?”

  洪本江感激地站起来,“谢谢郭書记您能主持公道。”

  郭兴安笑着摆摆手,“咱们之间就不必说这些了,你平时兢兢业业地工作,尽忠职守,这些我都看在眼里,我也相信你不会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洪本江动情道,“郭書记,谢谢您相信我。”

  郭兴安微微一笑,“我要是不相信你,又怎么会让你继续担任秘書長这么重要的岗位?你弟弟是你弟弟,你是你嘛。”

  洪本江轻点着头,对郭兴安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郭兴安接着道,“唯一可惜的是你弟弟洪华昇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太不凑巧了,哪怕是再晚一个月也好,那样我至少更有底气举荐你担任常务副市長一职,唉,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。”

  洪本江很是配合地装出一脸失落的表情,不过单纯就这事而言,洪本江确实郁闷得紧,毕竟要是能担任常务副市長的话,至少比秘書長一职会有更多的实权,将来更是能直接去争取市長一职,如今却都成了梦中花水中月,这让他对乔梁恨得牙痒痒的,查办他弟弟,又阻碍他的仕途,简直是可恶至极。

  郭兴安看着洪本江的反应,脸上露出莫名的神色,旋即笑道,“本江同志,你现在先安心干好工作,等你弟弟的案子办结了,今后有更好的职位空缺,我会继续跟省里推荐你。”

  洪本江道,“郭書记,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和支持,今后郭書记您看我的表现,我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  郭兴安笑道,“我一直都很看好你,以你的能力,完全可以胜任更重的担子,这次只能怪乔梁搞破坏,偏偏在这时候查你弟弟的案子。”

  洪本江脸色难看,脸上的表情已经充分表达了他对乔梁的愤怒。

  郭兴安要的也是这个效果,感觉差不多了,也没再多说啥,又安抚了洪本江几句后,便让洪本江先去忙。

  看着洪本江离去,郭兴安砸了砸嘴,他之所以愿意帮洪本江给乔梁打这个电话,一方面是要安洪本江的心,让洪本江能够更加死心塌地地忠诚于他,另一方面,郭兴安也有意无意继续挑拨洪本江和乔梁的矛盾,如果洪本江能直接跟乔梁咬个你死我活,那最好不过,但就眼下他的观察来看,洪本江倒是挺能沉得住气,不过洪本江即便啥都没做,对他来说也没啥损失,他为洪本江出面打这个电话给乔梁,并没说什么敏感的话,即便乔梁录音了,他也不怕留下啥把柄。

  “乔梁这小子估计是在敷衍我。”郭兴安想着乔梁刚才的反应,神色微微一沉,以他对乔梁的了解,乔梁绝对不会老实配合,但他其实也无所谓,因为他刚刚不过是做姿态给洪本江看罢了,乔梁最终会怎么做,他并不在乎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