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、其他路_重生之合欢决
笔趣阁 > 重生之合欢决 > 11、其他路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1、其他路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这一章转折……有点草草……

  肖文的目的俺写得不清楚?下文交代清楚点吧。。朱程,与许乐天同级别的人物。前世肖文曾不只一次从许乐天口中听到这个恨得他咬牙切齿的名字。乐天一向很小心,不愿意肖文接触到他的另一面,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忍不住提及朱程,可以想见,这两人的争斗在二十年间一如既往的激烈。

  虽然闻名已久,可隔得这么近,如此光明正大的观察朱程,对肖文还是头一次。

  坐在他对面的朱程其实只比重生后的肖文大一岁,但无论从相貌、穿着、气势、姿态,都完全成熟到可称作“男人”。

  朱程的相貌很斯文,乍看与肖文还有三分相似。不过他没戴眼镜,一双眼略为细长,唇角天然上挑,所以总有些似笑非笑的感觉,显得莫测高深。

  他穿着一套考究的西服,肖文不经意的在不显眼的位置发现品牌标志。这个牌子的衣服在大众中并不知名,却是所谓“贵族”圈的首选,在二十一世纪仍可称作天价,何况二十世纪八十年代。

  视线再扫过朱程手腕,肖文略停了停,又认出他腕上那只表面泛着浅绿的腕表的出身来历。

  朱程轻松的仰靠在沙发上,任由肖文打量自己,含笑道:“对我的书房有什么感想?”

  肖文收回目光,也不再看四周,一语双关的道:“无必要的奢侈。”

  “必要?世人做的事,有几件是必要的?生或死,老天爷眼里恐怕也不必要。不过是人自己‘想要’而已。”

  朱程突然扮起深沉,肖文不言声,低头看了看几案上那本摊开的书:“……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……”

  原来是《孙子兵法》。

  “咱们言归正传。许乐天‘想要’你……”朱程似笑非笑的看着肖文,“应该不只欣赏你这么简单吧。”

  肖文点了点头。

  “本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,刚才突然想到。”

  他从手中的课本笔记中抽出一叠纸,放到几案上,轻轻推向朱程。

  朱程不动声色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C市未来五年发展预测。”肖文平静的扶了扶眼镜,“记录了我对C市未来五年内各方面经济发展的预想,尤其是商业领域。”

  这是肖文花了一个星期完成的。他认真回忆了上世纪八七至九一年间C市的大变化,包括他听说过的某些特别赚钱的行业,城市规划与房地产的发展等。毕竟是十来年前的记忆,而他前世对这些并不关心,所以写得很简略。不过对八七年的人来说,算是很有先见之明了。

  这份东西落入普通人手中可能会欣喜若狂,作为生财指南,不过肖文知道,以朱程和许乐天的背景,自有办法得知比他所谓的“分析预见”更详尽确实的信息。所以,他作这份东西“不求闻达于诸侯”,只希望能给朱程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肖文道:“我曾经把这份东西寄到‘海天集团’。”

  朱程挑了挑眉:“‘海天集团’是许乐天的产业。”

  “我以前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”

  朱程微笑,垂下眼皮半掩住眸光,他看着自己的右手,拇指和食指慢慢的搓动。

  “听说你不但是上学期年级第一名,而且得到国外名校寄来入学许可,没想到除了专业知识,对商业也有兴趣。”

  肖文心跳加快,连他申请国外学府的事朱程也知道了。他抿了抿嘴角,正视朱程,正巧朱程也抬眼看来,交谈以来,两人首次四目相对。

  朱程仍是带着天然的似笑非笑表情,肖文的眼睛隐在镜片后。

  “你说的,不过‘想要’而已。”

  “我的专业学得不错,未来可以很容易的顺着这条路走下去。可是太容易的事……就很闷。我想试试其他路。”

  朱程瞥了眼几案上的纸,似乎不感兴趣。

  “为什么拒绝许乐天?”

  肖文淡淡的道:“如果他懂得礼貌,我不会拒绝。”

  朱程一笑,欠了欠身,向他伸出手:“幸好我懂得礼貌。”

  肖文与他握手,明白他的意思,“如果没其他事,我回去上课了。”

  “请便。”

  肖文起身,慢慢的走到门边,能感觉朱程一直望着他的背影。拉开门,他心中一动,出门后又转身带上门,眼光扫过。朱程侧着头,一只手随意翻动那叠纸,却没有看,表情若有所思。

  肖文没有去上课。

  许乐天的手下突然来这一出打乱了他整个计划,他得好好想一想。

  他回到宿舍,推开门,寝室内其他人都不在,却有一个编制外的来客大喇喇的坐在屋里等他。

  肖文“砰”一声摔上门。

  许乐天正翻着不知从哪个枕头下找到一本武侠小说,闻声抬头,说了句废话:“回来了?”

  肖文冷冷的盯着他,许乐天满不在乎的与他对视,数秒后,肖文别过头,走近了自顾收拾东西。

  许乐天一直看着他,肖文当他不存在,拿了书又要出门,许乐天叫住他。

  “咳,今天的事,我就想帮你一把……算我没交代清楚。”许乐天摸摸鼻子,他只要鹞子推波助澜一下,没想到那傻瓜往大了闹腾。

  肖文头也没回:“谢谢。”

  “下次我——”

  “没有下次。”

  又是“砰”一声巨响,许乐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合拢的铁门,半晌,又摸了摸鼻子。

  “这小子……脾气还挺大……”

  更让许老大想不通的是,为了这么点破事儿,他居然亲自跑来解释,挨了冷眼,竟一点不生气!

  肖文板着脸,大步在校园内走了好长一段,渐渐消了火。

  朱程是聪明人,太聪明了,许乐天帮了这个倒忙,他想赢得朱程的信任是难上加难。

  可是,再难也得做。

  朱程不会明白,这世上有些事,是真的“必要”。

  他又走了两步,忽然想起,他刚刚对许乐天发了脾气,不是那个会宠着他容忍他的乐天,而是半个陌生人许乐天。

  他的脾气发得自然,现在也不觉后悔。可是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不再躲避害怕许乐天,还熟到这种地步?

  肖文站住脚,忍不住按揉疼痛的太阳穴。

  事情已经够复杂了,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。

  肖文料到朱程需要时间来观察他,却没料到等待如此长久。

  那天以后朱程再没找过他,许乐天似乎也遗忘了他,除了大熊经常自动寻来,肖文的生活似乎又恢复平常。

  朱程比他高一级,大三时朱程毕业。肖文从食堂打晚饭回来,站在树下,正看到一列车队驶出校园,后车厢都里塞满了书,衔尾的两辆卡车上整齐的码着十二个红木书架,还有一捆卷扎好的地毯。

  肖文转过身,把一口未动的晚饭倒掉。

  他觉得胃痛,原来前世的胃病顽疾,从这一年开始。

  大四下学期,肖文再次向国外学府投出论文和入学申请,在毕业前得到回音。

  手续顺利完成,拿到毕业证,收拾了东西,肖文谁也没有通知,也没有需要他通知的人。

  他拎了个小包袱,离开呆了四年的校园,直奔机场。

  八十年代的飞机居然没有晚点。

  通知登机,他随众朝登机口走,忽然听到身后脚步声霍霍。

  肖文产生错觉,时空交替,发生过的事再度发生。

  他不由自主顿住脚,慢慢的回头,有一瞬间以为自己会看到焦急寻来的乐天——因为一个误会,不顾一切飞车来留人的乐天。

  他看到一张陌生的脸。

  三个西服革履的陌生人,为首的正对着他微笑。

  “程哥有句话要我代问:‘你还想不想试试其他路?’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