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我的爱_重生之合欢决
笔趣阁 > 重生之合欢决 > 1、我的爱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、我的爱

  昨天夜里肖文做了个梦,梦里回到十八岁,茫然四顾,身周的一切熟悉无比,却又陌生得仿佛异世界。

  脸上痒得厉害,肖文半梦半醒的拍开那个老大不小的捣蛋鬼,模模糊糊感觉他跳下床,弹性床垫浮上一层,脚步声走开窗边,“哗——”一声拉开窗帘。

  肖文无声□□,抬手遮住耀目的阳光。

  手很快被拿开,另一只手刚动了动就被扣住,两手拉开,分别压在身侧,那人的身体轻轻盖上来,床垫又沉了下去。

  “起来……再不起来,老子□□你哦……”男人的声音带着初醒的低哑和早晨的清新,胡茬脸埋进肖文颈侧。

  “痒……”肖文缩着脖子象征性的躲避,哪里挣得脱,到这地步也只能投降。慢慢的睁开眼,眼前由模糊到清晰,男人的脸。

  英俊而线条冷硬的男子,飞扬的眉下一双漆黑的眼正一瞬不瞬的凝视肖文,于是眼珠上有一对小小的他。

  肖文微笑,男人的眼睛也就在笑。

  肖文笑着,仰首吻他的眉心:“乐天,早。”

  许乐天,肖文的爱人,如果同性恋可以结婚,他必定是肖文的合法伴侣。就算没有婚姻,他们相恋至今二十年,肖文也从未后悔过。

  男人皱着眉,似乎对肖文的吻很不满,又盯了他一会儿,俯下脸来,直接吻住他的唇。

  唇与唇厮磨,舌与舌纠缠,呼吸和心跳同一频率。

  好吧……肖文昏昏沉沉的想,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吻。

  好容易他放开了,肖文喘着气道:“乐天,让我起来,我早上有课。”

  男人不出声,脸又俯过来,手也不规矩的钻进肖文的睡衣。

  “许乐天!”肖文躲着他的脸,隔衣按住毛手,急道:“你要是害我迟到,我就参加下星期去德国的研讨会!”

  许乐天果然住手,脸却继续压下来,直到鼻尖擦着鼻尖,“哼”了一声:“好啊,你前脚走,老子后脚跟上,正好度假。”

  肖文没好气的捧住男人的脸,硬把他扳开,这才从他的身体和床的夹缝中逃脱。

  他跳下床,边换衣服边跟懒洋洋躺在床上的男人闲聊:“想度假了,最近很累吗?你年纪也不小了,别再成天打打杀杀,□□不早就公司化了吗?”

  “什么叫年纪不小?”敏感的男人立刻翻身坐起:“老子才三十八!三十八!选十大杰出青年都够格!”

  “是……”肖文忍笑,“□□十大杰出青年头目……”

  笑到一半就被狠狠拉倒在床上,肖文□□,他亲手熨得笔挺的衬衫、西裤、他的……爱……

  肖文笑着叹息一声,由着他了。

  再次醒过来已是午后,乐天已经出门。

  肖文小心翼翼的坐起身,摸了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,再看看钟。

  十三点零五分,赶得及上下午的课。

  幸好偷换了乐天抽屉里他这学期的课程表,要不照男人这个搞法,肖文肯定如他所愿被开除然后回家养老。

  他苦笑了下,锤了锤酸痛的腰,真是岁月不饶人,早晚会被那个不知节制的家伙害死。

  慢慢的爬下床,看着地上皱巴巴的衬衫长裤又是一阵苦笑,柜子里翻出一套新的,结束好了,进浴室梳洗。镜子里的人一副斯文书生相,无害温良引人好感,肖文刷完牙,把洗脸池放满水,摘下眼镜,深吸口气,将脸埋进水里。

  这是他的习惯,他不会游泳,只能用这种笨办法亲近生命之源和锻炼肺活量。

  水波荡漾,眼睛看出去是洗脸池淡淡的灰色,光线折射出不同层次,清冽的水气令他整个人精神一振。

  他一点一点的吐气,正无聊的数着水里冒出的一串小泡泡,突然听到一声惨叫。

  真是惨叫,虽然隔水听到有几分朦胧,但也更怵人,肖文猝不及防,呛了一大口水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他猛的从水里抬起头,湿淋淋的咳嗽不停,老天,他差点成为第一个在洗脸槽被淹死的人。他几乎能想象社会版黑字标题:三十八岁大学讲师猝死家中,死因为洗脸时不慎被淹死……

  肖文一边咳一边扯过毛巾擦头脸上的水,惨叫声一直在继续,叫得他浑身鸡皮疙瘩。

  喘顺了气,眼睛也能睁开了,他游目搜寻,立即找到叫声来源——乐天的手机正在梳妆台右边角落不安份的蹦来蹦去,一边发出分不出男女的恐怖惨叫。

  这人……肖文不知该气该笑,戴上眼镜,拿起手机看来电号码。

  不认识……也对,乐天虽然走□□,却一直把他保护得很好,小心翼翼的不让他接触他的黑暗面,他做学术,就保证他能单纯的做学术。

  肖文对那个陌生的号码说声“对不起”,把手机放回梳妆台,乐天应该很快就发现没带手机,放在原地比较容易找。

  手滑了下,手机从半空落下,灵敏的滑盖滑开,手机立即接通,年轻女子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。

  肖文没有听清她说什么,犹豫了下,摁断了电话。

  没等他把手机放下,惨叫声又响起。

  还是她。

  难道真的有急事?肖文为难的想,或者跟她说一声,让她用别的方法找乐天。

  他看着那执着的惨叫不停的手机,凄厉叫声在浴室回荡,即使明知是某人恶趣味的手机铃,仍然觉得不祥。

  像是……像是要撕碎什么,毁灭什么,眼睁睁失去最宝贵的东西……那种极至的恐惧。

  肖文失笑,胡思乱想什么啊,当初真该去学文。

  再看了眼那个闪烁的号码,他扶了扶眼镜,接通手机凑到耳旁。

  “喂,请——”

  “许乐天你他妈别以为老娘好欺负!老娘是你家老头子八抬大轿请进门的,比起你屋里的兔儿爷,老娘才是正牌!你他妈敢挂我电话,信不信老娘马上去跳楼,一尸两命,你家老头子不活剥了你——”

  肖文摁断电话,等了几秒,惨叫声果然再度响起。

  他打开洗脸池的水阀,把响铃振动中的手机放在水柱下,冲刷,浸泡。

  水越来越深,他静静的看着,黑色的手机在水面下跳蹦,惨叫声一声接一声……

  水漫出了洗脸池,缓慢的顺着光滑的大理石台沿淌下来,淌下来……

  水面下的手机终于停止挣扎。

  肖文抬头,撩起额前一绺湿发,看着镜中那张脸。

  斯文,无害,温良,引人好感的脸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nm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nm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